当前位置:深圳市吉赫兹电子有限公司生活深度从阅读bl漫画h到体验身体
深度从阅读bl漫画h到体验身体
2022-11-19

由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本科学生编辑及撰写的《大学线》,在专线报道中以〈淫亵禁书唾手可得女生沈溺男同志漫画〉为题,报道了几名有阅读BL漫画习惯的女生,和她们如何理解自己和漫画的内容。

以“沉溺”来形容她们阅读BL漫画(或称Boy Love漫画)的习惯,失却了对个人与漫画互动关系的细致分析。阅读含有大量性爱元素的漫画,或许说明了校园性教育在响应学生情欲需要的不足和偏颇。性教育被视为校园课程应该谈及的议题发生在1970年代,由一些具有基督教背景的修女学校首先引入。直至1986年,当时的香港教育署课程发展委员会才编印了《中学性教育指引》,正式把性教育纳入学校常规课程。而1997年更是校园性教育课程发展的一个转折点。香港课程发展议会应立法会议员的质询,重新检视当时性教育在学校的推行情况。在总结经验后,发出的《学校性教育指引》,所涉猎的议题比以往的指引广,但仍然没有直接响应学生的情欲需要。

如果让中学生了解青春期的心生理变化是一个学习的过程,教授她/他们如何面对和享受性经验,也应是同样重要,甚至比起由小学便常常谈及的青春期心生理的成长变化更加迫切。BL漫画对她们来说可能提供了一个探索自己多元情欲的空间,而这个空间很可能在校园性教育内无法开展。报道中引述了一名女生,指她因为厌倦了一般男女爱情漫画中“爱吃醋”、“造作”、“经常一泡眼泪望着你”的女主角,而喜爱阅读男同志漫画。这名受访者的观察,既道出了她对女性被定位为感情依附者的不满,也显示现行的校园性教育无法提供一套语言,让她表达对情侣关系多样性的想象。或许如吴伟明在报道中指,加入大量的性爱元素是商人挽救漫画市场的一种手段,但读者如何解读和把自己的想象及欲望投射在漫画内,却是另一回事。

报道称另一位受访女生指阅读BL漫画令她改变对同性恋的看法,还曾经暗恋一名女生。在郑家富批评BL漫画内容令人恶心、荼毒青少年心灵的同时,这类漫画似乎带来另一个开放的面向:就是松动对性倾向僵硬的看法。一些较进步的学校会在性教育课程中加入性倾向议题,但就婚姻、恋爱、人际关系等课题上仍然以异性恋为出发点,性倾向彷佛是别人的议题,而不是构成自我意识的一个重要环节/面向。这种处理性倾向的进路营造不出探索自身情欲的空间,亦令家长老师不能忍耐这个不确定的过程。但凡学生不能为自己的性倾向扣上一个清晰的卷标,便被界定为问题学生,需要接受辅导,尽快为自己在情欲坐标上找一个安身立命的位置。BL漫画为上述的女生带来探索的可能。在现在的校园环境内,她的感受不一定愉快满足,但问题不在探索情欲本身,而是校园能否为学生提供一个安全和尊重的场所,让她看见、感受和体验身体。